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新闻 >

《岁月如酒》(散文)_情感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5-20 17:2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《岁月如酒》(散文)

作者:沈玉印

昨天下班时收到一个包裹,一个纸盒子缠绕着几条塑料胶带!寄件人:罗芙红,发货地址:宜兴。

包裹我是下班后带到家里才打开的,里面有一袋黄山饼干,一袋杭白菊,还有一小堆枇杷。枇杷一看就是挑出来的,清一色的大小,每一只用原木略显黄色的餐巾纸包着,被搁置在纸盒的一角!我把餐巾纸剥开,枇杷就如登台的小演员般,“呛呛呛呛”,一个个黄橙橙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!不多不少,正好二十只,我忽然感觉内心里若潮水般涌动起一浪一浪的感动来!不是因为枇杷,而是因为那份细心,那份为了他人而付出的细微的举动。

罗芙红,三十多年前,她十八九岁,学校才毕业,在一个犯人劳动改造单位做实习会计,她父亲是个管教干部,在中队任教导员。我那时是一名武警战士,在中队任文书一职。营房在宜兴的山里面,出门就是绿,满山苍翠,景色秀丽。那时我每天午后需去约三公里的场部邮局取信和报纸,顺便把战友们的信寄出去,小罗属于行政科,每天下午她也需要去邮局取报纸,因是同路,我们就认识了。我那时步行,她有一辆轻便自行车,她那时骑车技艺不咋地,所以她就常推着自行车和我同行。我有时骑车带她,有时步行。山林里很静,蝉欢鸟鸣,随着起伏的山地茶园一浪浪翻滚而来。但我们那时也仅限于说说笑笑,连个拥抱都不曾有过。虽然如此,每天那段时光,对于在部队生活了几年的我来说,还是极其美好的。

后来我退伍了,她也到了婚嫁的年龄,那时我们还通信,我知道她后来嫁在了宜兴城里。再后来,我们就失联了,直到去年那场大雪的那天,我通过战友才又联系上她,她已经不再是十八九岁的少女,而是一位近五十岁的老大妈了!

这次她去徽州旅游,所以就给我寄过来一袋徽州特产黄山饼干,一袋杭白菊,她说她见纸盒有点空,就又在盒子一角塞了点枇杷。我只是没想到,她把每一只枇杷都用餐巾纸精心包裹好的,她或是怕运输途中给撞碎了!而这份细心恰恰真正地感动了我。

我在想着,岁月有时真如一杯酒,我们累了时,歇下来回味一下曾经的过去,原来,过去正如一杯醇香的酒,飘着酒香,喝一口,依旧会让我们为过去的曾经陶醉一番。